新疆新闻发布会实录
(2019年3月16日)
2020/03/20

  一、近日“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发布《出售维吾尔族人》报告称,2017年至2019年间,新疆将至少8万多名维吾尔族人转移到中国各地工厂工作,目的是为了进一步控制维吾尔人。您怎么看该研究所发布的这份报告?

  答:这个“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杜撰的这份所谓《出售维吾尔族人》报告,通篇都是臆测杜撰、造谣污蔑,带有严重的意识形态偏见。

  新疆的南疆四地州生态环境脆弱,自然灾害频发,贫困人口多、贫困面大、贫困程度深,是国家确定的深度贫困地区“三区三州”之一。千方百计帮助各族贫困群众实现就业,使他们早日摆脱贫困、过上幸福生活,是我们各级政府义不容辞的责任。但南疆四地州工业化、城镇化发展滞后,就业岗位有限,难以满足贫困群众的就业愿望。为解决这一问题,我们把促进南疆贫困富余劳动力就业作为重中之重,根据各族群众就业意愿,积极采取就地就近就业,疆内跨地区就业,对口援疆省市转移就业等措施,最大限度保障他们的劳动就业权利,帮助增加收入、脱贫致富。

  自2018年以来,新疆累计转移南疆贫困家庭富余劳动力15.1万人。其中,通过同乡介绍、亲戚帮带、人力资源市场匹配岗位等方式,向援疆省市企业转移就业1.47万人,没有1名教培结业学员。他们主要从事制衣制鞋、电子电器产品制造、食品加工、餐饮服务、汽车组装、包装等行业,人均年收入在4.5万元以上,远远高于在南疆务农的收入,全部实现了脱贫。

  据了解,“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长期接受来自美国政府和军火商的经费支持,为了金主利益,四处散布谣言,丑化、妖魔化中国。特别是在涉疆问题上,一再抛出毫无事实根据、充满偏见的谬论,配合美国反华势力污蔑抹黑新疆反恐、去极端化的努力。它们的偏颇立场,也遭到澳大利亚国内一些人的批评,学术信誉受到严重质疑。前驻华大使芮捷锐将其视为“澳大利亚‘中国威胁论’的总设计师”;前新州州长鲍勃·卡尔称其抛出了“片面、亲美的世界观”;前澳航首席执行官约翰·梅纳杜更认定其“缺少诚实,让澳大利亚蒙羞”。

  这一次,“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又在其金主的唆使鼓动下,杜撰一堆毫无事实根据、东拼西凑的“故事”,继续讲着那些早已被我们多次辟谣的陈词滥调,刻意将南疆贫困群众前往内地务工就业、脱贫增收的正常劳动行为,歪曲为“强迫劳动”,目的就是为了剥夺新疆劳动者就业的权利,配合美西方打压中国企业,影响外国企业来华投资信心,最终实现他们丑恶的阴谋。

  该报告发布后,一些聘用新疆籍员工的内地企业深感震惊,认为报告没有经过实地了解考察,描述的内容严重失实。据媒体报道,东莞奕东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专门对其湖北奕宏子公司雇佣新疆籍员工的过程和员工合法权益保障情况进行深入调查,并发布《关于奕东集团子公司湖北奕宏雇佣新疆维族员工的声明》。该公司声明指出,这些员工是自愿离开新疆、自愿到湖北奕宏公司工作的,无论是新疆地方组织还是奕宏公司,都没有强迫这些员工做任何他们不愿意做的事情。他们在公司的工作生活没有受到过任何歧视,宗教信仰、民族文化和使用本民族语言文字等权利得到了最大限度的尊重。员工们都十分珍惜自己的工作,表示希望能在公司继续干下去。

  在这里,我们要郑重指出,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包括维吾尔族在内的各族群众的共同家园,各族群众都是国家的主人。中国公民在自己国家任何地方工作都是我们的权利,都会受到中国法律的保护,都是理所当然的。“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把中国各族群众自愿跨省就业视为“强迫劳动”,真是天下奇闻!难道在澳大利亚、在美国,你们的民众跨州、跨地区就业,都是被强迫的吗?

  二、据了解,美国国会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发布“全球供应链、强迫劳动和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报告,称“新疆存在大规模强迫劳动现象”。美国会议员也提出“维吾尔强迫劳动预防法案”。对此,您有何评价?

  答:美国长期以来在新疆问题上捏造事实、无端指责,带有严重偏见。美国始终有一批人纠集那些敌视中国的反华分子,对新疆问题无中生有、颠倒黑白。“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发布报告不久,美国就抛出了所谓的报告和法案,很显然这是又一轮污蔑新疆的前奏曲,说明他们早有预谋、沆瀣一气,靠污蔑制造热点来转移视线,掩盖国内经济社会问题和疫情危机。

  所谓新疆籍少数民族务工人员被“大规模强迫劳动”完全违背事实。就业是我国公民的基本权利,新疆籍少数民族务工人员和我国广大劳动者一样,他们各项劳动权益都受我国法律保护;他们都有选择职业的自由,去什么地方、干什么工作都是自己的意愿,人身自由从未受到任何限制;新疆籍少数民族务工人员的宗教信仰、民族文化、语言文字等方面权益均得到充分保障;有关企业为新疆籍少数民族务工人员提供了良好的工作生活条件,确保他们工作舒心、生活安心、家人放心。许多新疆籍少数民族务工人员和家人,都感到很满意,哪来“强迫劳动”一说?!

  我们帮助少数民族群众解决就业问题,行得正、做得端,经得起全世界的检验。去年以来,联合国官员、外国驻华使节、媒体记者和宗教团体等70余批团组1000多人赴疆参访,对新疆反恐、去极端化和经济社会发展成就纷纷点赞,但少数敌视中国的人却置若罔闻。我们希望更多人到新疆参访,客观公正地了解新疆,但我们不欢迎别有用心的人来,也绝不接受毫无根据的污蔑和指责。

  三、我们了解到,向内地转移就业是新疆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措施之一。请问为什么要将富余劳动力向内地转移?取得了哪些实际成效?

  答:就业是解决贫困问题最有效的途径,一人就业往往就能带动全家脱贫。近年来,为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我们针对南疆农村富余劳动力多,就业承载能力有限,群众脱贫致富难等问题,实施就业优先政策,不断扩大就业规模,努力帮助各族贫困群众脱贫增收。“转移就业扶持一批”就是其中一项重要措施。

  关于为什么向内地转移富余劳动力,原因其实很简单:一是群众有迫切需求,很多南疆贫困群众想到内地省市走一走、看一看,开开眼界、学学技能,通过稳定就业多挣些钱,让生活过的更好。二是内地有大量就业岗位。劳动密集型企业多,工种适合新疆富余劳动力特点。我们所做的工作,就是把南疆贫困群众的需求和内地的岗位有效对接起来,让群众有钱赚、能致富。

  新疆实施的南疆富余劳动力向内地转移就业工作,得到了各族群众的普遍欢迎和积极响应。许多生活贫困的人员在当地政府引导和帮助下,从农村来到城市,从田间进入车间,从农民变成产业工人,不仅学到了技能,还获得了实实在在的收入,他们的家庭也因此实现了脱贫致富。比如,阿克陶县玉麦乡阿玛希村的贫困户热汗古丽·依米尔在浙江省慈溪市务工四年时间,靠自己勤劳的双手,先后给家里寄回10余万元务工收入。现在家里盖起了新房子,改善了经济状况,生活水平有了很大提高。比如,克州乌恰县膘尔托阔依乡贫困户帕夏古丽·克热木,她主动报名前往东莞市的企业工作,现在已实现年劳动收入4.5万元。在她的带领下,500多名克州籍人员前往广东务工,很多人都实现了脱贫。帕夏古丽也因此获得了2018年全国脱贫攻坚奋进奖,2019年全国“五一劳动奖章”等奖励。

  四、据了解,向内地转移的这些富余劳动力,很多都是南疆的少数民族,他们愿意离开家乡到内地去吗?

  答:新疆开展富余劳动力向内地转移就业工作,最基本的原则和前提,就是尊重群众的意愿,不会强迫任何一个人到内地去就业。刚才我提到,很多南疆少数民族群众都有去内地务工赚钱的想法。为满足群众需求,为他们创造脱贫增收的条件,人力资源市场积极牵线搭桥、做好服务,帮助有意愿前往内地务工的贫困群众匹配就业岗位。每次发布招工信息后,都会有很多人询问去内地相关省市务工的有关情况。比如,当地气候怎么样,干什么工作,住宿、饮食条件如何,收入有多少等等。了解清楚这些问题后,他们会根据家庭实际情况和自身技能条件,自愿报名,想去就去。

  这些年,到内地务工的南疆少数民族群众全部实现了脱贫致富。合同期满后,他们主动要求继续留在内地企业务工。有的在假期返岗时,还会带上自己的亲戚朋友一起到内地企业工作。现在,越来越多的南疆少数民族群众看到同乡们去内地挣到了钱,都积极到人力资源市场报名,也要去内地企业务工挣钱。

  五、新疆赴内地务工人员在当地工作、生活状况如何?他们的民族风俗、语言文化和宗教信仰等方面权益是否能够得到保障?

  答:据我们了解,新疆赴内地务工人员在当地工作生活得很好。内地企业十分关心他们,及时帮助解决困难问题。工作上,会根据务工人员实际情况,分岗位进行系统培训,使他们尽快掌握技能、适应工作岗位。生活上,提供良好的住宿条件,电视、空调、洗衣机等生活设施一应俱全,还专门配备维吾尔族厨师,保障他们清真饮食,吃上可口饭菜。工作之余,新疆籍员工经常外出旅游、购物、看电影,很快融入了当地生活。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发布的报告称,“在内地务工的新疆少数民族员工被禁止参加宗教仪式”,这完全是无知和偏见。在中国,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受到法律保护,不会因为地域变化而受到任何影响。实际上,在内地省市很多地方都有清真寺,信仰伊斯兰教的新疆籍少数民族员工在内地和在新疆一样,完全可以自由参加宗教活动,不受任何组织和个人的干预。

  内地企业也十分尊重新疆籍员工的民族文化习俗。每逢肉孜节、古尔邦节等少数民族传统节日,都会举办联欢活动,新疆籍员工穿起民族服饰和当地员工欢聚一堂,打起手鼓唱起歌,跳起“麦西来甫”,气氛欢快融洽。在日常工作生活中,新疆籍员工和当地员工互相学习语言、交流文化,一些内地员工在和他们朝夕相处中也学会了维吾尔日常用语,大家和睦相处,像一家人一样。

  六、请问这些去内地务工人员是否与相关企业签订了劳动合同?他们的收入如何?休假、保险等劳动权益怎么得到保障?

  答:中国是法治国家,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劳动合同法》等法律和有关行政法规规定,在企业就业的职工不分民族、种族、性别、宗教信仰,均在平等自愿、协商一致的基础之上与用工单位签订劳动合同,获取相应报酬。

  新疆赴内地务工人员和所有的劳动者一样,依法享有就业权、签订劳动合同权、劳动报酬权、休息休假权、劳动安全卫生保护权、获得社会保险福利权等法定权利。他们都与企业依法签订了劳动合同,明确了工作内容、工作条件、劳动工时、劳动报酬、社会保险、休息休假等权益,建立了受法律保护的劳动关系。企业按照《劳动法》规定,为新疆籍务工人员购买了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失业保险、工伤保险、生育保险。每年安排专门时间,让他们回乡探亲并报销探亲路费,还为他们安排免费体检,确保身体健康。与此同时,新疆自治区总工会与内地相关省市总工会建立双向依法维权工作机制,共同做好新疆籍赴内地务工人员权益保障工作。积极引导他们加入当地工会组织,免费发放《职工维权服务手册》,及时帮助解决困难诉求。

  关于新疆籍员工收入情况,我们做过调查,他们的月收入普遍在3500元以上,最高的达到6000至7000元,远远高于在家务农的收入。比如,阿克苏市阿依库勒镇贫困户艾比布拉·马木提。2018年,他主动报名到杭州某电器企业就业,并逐渐成长为岗位能手,年收入5.5万元,仅一年时间就实现了脱贫。像艾比布拉·马木提这样脱贫致富、过上幸福生活的事例还很多。为此,记者专门采访了一些新疆籍内地务工人员。

  七、“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发布报告称,内地一些工厂使用了从“再教育营”里调来的学员,这种“强迫劳动”是“再教育营政策”的延伸。对此,您有何回应?

  答:首先,我要强调,新疆根本不存在所谓的“再教育营”,也从来没有制定过什么“再教育营政策”。“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将新疆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冠以这样耸人听闻的称谓,完全是颠倒黑白、混淆视听。事实上,新疆依法设立的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与美国推行的“社区矫正”、英国设立的DDP项目、法国设立的去极端化中心本质上没有任何区别,都是为了预防性反恐和去极端化而采取的有益尝试和积极探索,根本不是所谓的“再教育营”。

  2019年12月9日,新疆自治区主席雪克来提·扎克尔同志在新疆稳定发展新闻发布会上宣布:“参加‘三学一去’的教培学员已全部结业”。他们是自由劳动者,是享有平等劳动权利的公民,到哪儿就业、从事何种行业都是自己的选择。“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所谓“内地一些工厂使用从‘再教育营’调来的学员,‘强迫劳动’是‘再教育营’政策的延续”的论调,简直荒唐可笑。我不禁要问,学员都已经结业,从何调来?根本不存在的“再教育营”,又谈何“政策延续”?为什么总是不顾基本事实,不择手段以各种方式对新疆教培中心进行污名化,到底出于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八、我们注意到,近日个别国家官员称,“疫情期间安排维吾尔族到内地务工是种族灭绝”。对此,您有何评论?

  答:疫情发生以来,包括新疆在内的全国各地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关于疫情防控工作的决策部署,贯彻落实“坚定信心、同舟共济、科学防治、精准施策”的总要求,始终把各族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全力以赴做好疫情防控工作,取得了重大阶段性成效,全世界有目共睹。

  在内地政府和企业的帮助和关爱下,新疆籍少数民族务工人员没有一人确诊或疑似感染新冠肺炎,他们都是健康安全的。所谓“疫情期间安排维吾尔族到内地务工是种族灭绝”完全是胡说八道。

  九、近日,一些西方媒体引用“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报告观点,炒作新疆存在“强迫劳动”,并称“这些被强迫到内地务工的人员为83家全球知名企业提供产品”。对此,您有何回应?

  答:客观全面报道和理性看待问题是媒体最基本的职业道德,但是一些西方媒体却习惯戴着有色眼镜、充满偏见地看待涉疆问题,大搞双重标准,对新疆真实情况选择性失明、选择性失聪、选择性报道,甚至故意抹黑丑化新疆。

  比如,在反恐问题上,恐怖活动发生在西方国家,这些媒体一片谴责哀悼之声。发生在新疆,要么视而不见,要么换副嘴脸,称之为“反抗示威”。更可笑的是,去年12月,中国国际电视台先后推出《中国新疆 反恐前沿》《幕后黑手——“东伊运”与新疆暴恐》两部反恐斗争纪录片,引发国外民众普遍关注。但一贯热衷于制造“涉疆新闻”的西方主流媒体,却选择性失语,集体沉默。

  比如,在去极端化问题上,他们无视来过新疆、去过教培中心的联合国官员、外国驻华使节、媒体记者和宗教团体等1000多人的客观评价,却偏听偏信“东突”分子编造的谣言,盲目引用一些西方所谓学者、智库抹黑新疆的观点,渲染新疆教培中心是“集中营”,蓄意诋毁新疆去极端化和保障人权的努力。 比如,在防范新冠肺炎疫情问题上,他们认为中国采取的防控措施“给人民的生活自由带来了巨大损失”,而意大利采取同样防控措施,在他们口中则是为了“冒着经济风险遏制冠状病毒肺炎”。他们甚至将新冠疫情与教培中心问题关联,无视新疆防控疫情取得的显著成效,无视教培学员早已全部结业的事实,极力配合“东突”分子,四处散布“新疆教培中心面临新型冠状病毒传播风险”等虚假信息。

  这次,这些西方媒体又故伎重演,引用“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所谓报告,将南疆贫困群众前往内地务工就业、脱贫增收的正常劳动行为,称之为“强迫劳动”,实质上是想误导国际社会,蓄意破坏一些全球知名企业长期以来与中国良好的合作关系,妄图以此达到遏制中国发展的目的。

  最后,我奉劝这些不负责任的媒体,不要再让无知和愚昧蒙蔽了双眼,不要再让傲慢和偏见扼杀了理智,不要再四处煽风点火,充当谣言的传播者,那样只会让更多人质疑,丧失公信力。我同样要奉劝那些不负责任的记者,请拷问一下你们的良心,你们在那些媒体为老板打工,整天写那些胡编乱造的文章,你们说的是自己的真心话吗?你们才是真正被强迫劳动!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